联系号码
律所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案例分享 > 正文

出口代理企业运作中的风险防控

来源:阅读: 时间:2015-12-04 15:32:51

            为出口代理企业的正常业务保驾护航

                   
                      ---出口代理企业运作中的风险防控

                                                        
                                                          江苏俊英律师事务所   何俊英  邵琼琼

 

    在全球一体化经济大潮中,越来越多的国外客商把业务投放在中国市场,国内企业也更加积极的开拓国外市场,由此进出口代理企业作为一个专业的服务性机构业务范围越来越广,代理出口的商品品种也越来越广泛、繁多。随着行业竞争力的加大,很多从事进出口代理行业的企业把目光更多的关注在如何拓展市场、如何开发业务等方面,一味的去追求规模或者效益,而忽略了在行业经营管理中存在的法律风险,甚至客观上协助了违法犯罪行为的完成、将自己至于违法犯罪的边缘而不自知。
    A进出口有限公司(简称A公司)就经历了差一点陷入走私普通货物犯罪、骗取出口退税犯罪泥潭的恶梦。
    A公司成立于2001年,经营范围是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和进出口业务,但国家限定公司经营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及技术除外;经营进料加工和"三来一补"业务;经营对销贸易和转口贸易(凭有效进出口企业资格证书经营)。是本地进出口代理行业知名企业。
    2013年12月20日,B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通过江苏省太仓市海关申报出口一票钢丝绳过程中,被该海关发现涉嫌伪报品名、商品编码,偷逃国家税款,无锡海关缉私分局接此情况后进行了侦查,B公司称代理出口业务系受A公司、C芯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公司)的委托进行的,经进一步侦查得知A公司受C公司委托在2012年11月至2013年11月,涉嫌以同样手法出口同类货物,偷逃出口关税、骗取国家退税。无锡海关缉私分局对此立案侦查过程中,同时发现了D股份有限公司(简称D公司)、E有限公司(简称E公司)均以相同的手法涉嫌走私普通货物,且A公司、D公司、E公司三家公司涉嫌走私普通货物案均与E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陈某某有直接关联,他们与C公司早在找A公司代理出口之前,曾被上海海关查处过。无锡海关缉私分局遂于2014年8月27日向无锡市人民检察院送达了起诉意见书 ,将涉案的E公司、A公司、C公司、某物流有限公司及相关直接责任人建议以走私普通货物犯罪、骗取出口退税犯罪予以起诉。
在该起案件中,A公司原来聘请的律师只是就事论事,没有从犯罪的构成要件去分析A公司的行为到底是否构成犯罪,而只是在A公司的行为是应该定性为走私普通货物犯罪还是骗取出口退税犯罪之间去向检察机关陈述,建议对A公司以一罪处罚。A公司自2013年12月被侦查始,就被收交45万元保证金并且被查封了全部账号,公司的经营全部被迫停止,A公司从心底里感觉冤屈,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在此情况下,作者作为A公司的辩护律师介入了此案,在依法查阅了无锡海关缉私分局的起诉意见书及该案的全部证据材料后,从以下几个方面作为切入点,向无锡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律师意见书:
   1、A公司的行为性质及客观目的性
    A公司作为一家为客户提供进出口贸易服务的代理公司,本着客户至上的原则,很容易被客户蒙骗其要出口的货物的性质,尤其是对国家管控比较严格,甚至需要借用专业的知识、设备和经验来验别其成分并予以归类的货物,其只是提供出口代理,事实上并不具备这样的专业知识,所有货物的信息均来自于客户给予的信息。所以该涉案的物品究竟成分如何,A公司无从得知。另外在该案件的证据材料中,作者发现了两个重要的信息:一是直到案发后2014年6月20日,上海浦江海关对该涉案物品的归类仍然是错误的 ;二是卷宗中相关证据表明对于该涉案的物品,专业的归类公司也一直没有给出正确的出口归类。这两点重要信息,进一步的证明了A公司并不知道该涉案物品不但不能享有国家出口退税,还应当缴纳关税的客观事实。而且在相关的询问笔录里,也显示出C公司在请A公司做出口代理时,告知的是该涉案物品出口可以得5%以上的退税。那么从商人牟利的角度出发,A公司在该涉案物品的退税幅度上进行了违法操作,这些违法操作行为并不能认定其需承担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及骗取出口退税罪的刑事责任。
首先,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与骗取出口退税罪,都要求犯罪嫌疑人主观上明知却故犯。然而A公司从参与到案发,都处于对该涉案物品归类的认知错误的状态下进行的,只认为自己行为是把出口退税的点归到高退税的种类而已,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的性质。其次,A公司虽然在客观上形成了协助逃避出口关税的行为,并没有分得逃避出口关税的非法所得,也不能称之为共犯或同谋。因为A公司与其他犯罪嫌疑单位、犯罪嫌疑人之间根本就没有通谋的行为,没有通谋如何同谋?
    2、A公司涉案的直接责任人薛某的行为定性
    对于A公司直接负责此项业务的责任人薛某,从其的询问笔录里可以得知,最初他也不知道该涉案的物品是需要缴纳关税的,因为客户告知该涉案物品可以争取5%或者9%的退税率,薛某按照9%退税率的品名来申报的行为只能说明其主观上想多退一点税,即使其后期了解到了该涉案的物品具体是什么,但有关部门对该物品的出口的归类并没有明确,他没有具体向A公司老板说明该情况,薛某的整个行为完全是被C公司、陈某某等犯罪嫌疑人牵着走。在2013年9月到12月,薛某以B公司名义报关出口的4票货物的行为,A公司更是一无所知,因此该部分行为应当认定为薛某的个人行为,不应该由A公司来承担法律责任。
    3、2013年8月上海海关对A公司代理出口C公司出口货物的申报税号提出质疑,并要求补缴之前的税款的时候,A公司虽然实际上只得到8万多元的“退税”,但立即按照通知要求,缴纳了保证金45万元人民币,,并果断终止了与C公司的出口代理关系,这足以证明A公司意识到自己不明真相时实施的行为导致了严重后果时积极予以弥补的良好态度。
最终在无锡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时,没有对A公司提起公诉,海关收交的45万元的保证金也悉数退还,A公司从这场涉嫌犯罪的刑案漩涡中全身而退。
纵观此案,作者并非是A公司最先选择的辩护律师,当作者开始以其辩护律师的身份进入该案件时,才发现当初A公司的辩护律师起草的律师意见书中直接将A公司的行为已经定性为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并申请检察院以该罪处罚A公司。当作者接触卷宗及全部相关证据时,发现了A公司的冤屈所在,就是前面所述的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被蒙蔽进而客观上成为犯罪分子利用的工具,有关部门的规定不周延、不清晰。
    反思及警示
    虽然A公司最终从此案中摆脱出来,但还是因为此案受到了牵连、遭受了重大损失,公司从涉案之初便被查封不能够正常营业到最终没有被起诉,这个漫长的时间里遭受的经济损失无法估量。因此要完全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牵连,在最初行为时就应当多一点谨慎,少一点利字当头。那么在具体行为时,应当如何防患于未然呢?作者认为应当尽量的做到以下几点:
    一、在涉入行业之初,除了要了解该行业的前景及操作程序之外,更应该去了解与行业相关的比较常用到的法律法规,请一个尽心、用心、有玲珑心的律师来做法律顾问,为企业保驾护航。试想,如果事发之初,律师就能抓住法律问题的精要,与海关据理力争,A公司就不会被一系列的刑事侦查达二年之久,也不会影响到正常的经营。
    二、要加强对公司、企业人员的职业素养的培训,可以定期的邀请比较专业的律师对员工进行相关法律知识的普及,以便让员工及时的了解国家对该行业是否有新的法律规定,以避免因为不知而触犯了法律,给自身带来麻烦。
    三、当面对一单出口业务时,出口退税与出口关税政策是每个从业人员都第一考虑到的问题,因为物品归类的不同,对应的相关税率也会不同,这样就会出现一个利润差。那么对于物品的归类是否正确与合法就非常关键,这时候不能一味的去考虑利润高低,更应当去谨慎的检查该物品的性质。当无法确定该物品应当归档在哪一类时,可以借助专业的归类公司,如果此时还是不能确定,作者建议可以提前与海关沟通,说明具体情况并申报该物品的预归类的商品编码,若是海关对该预归类提出质疑,可与其进一步的协商已确定应当归档于哪一类。
    四、若是由于大意或者疏忽陷入了相关的纠纷,更要注意运用法律手段来保护自己。
总之,在追逐利益的过程中,如何能更好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是每一个个体都应当重视的问题。随着国家法制的加强,人们法律观念的提高,稍有疏忽就有可能将自己置于不利境地,对个人或者企业的资信来说都是致命影响,若想将自己的企业做大做强,必须对法律存有敬畏心理,并在运营过程中时刻保持谨慎。


               (本着保密原则,本文中所有涉案公司与人名均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